当他家的机器人考上清华北大,你会失业吗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06-27 15:10

  丨本文由华商韬略原创

  丨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华商韬略(hstl8888)

  丨作者:迟玉德

  再过3年,最小的90后也已上大学,00后将成为高考主力。

  各位00后家长可能想象不到,与自己孩子竞争的还有机器人,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说,他要让机器人在2020年考上清华北大,并强调,这种机器人比AlphaGo还牛。

  【技术黑马】

  2014年8月,科大讯飞发布了进军人工智能领域的“讯飞超脑”计划,其中的一个重要项目是让机器人参加高考。

  刘庆峰说让机器人考及格一点都不难,光靠记忆就OK,但要考上清华北大可就难喽,因为得考听力、口语、作文和逻辑推理。一句话,机器人不但要能听会说,还要能理解会思考。 

  机器人如果连清华北大都考得上,那么给人类看常见病、教中小学生上课、给总裁做秘书就是小菜一碟了。

  刘庆峰说,机器人以后会包揽他20%~30%的工作。

  当然这种能理解会思考的机器人还在研究中,不过能听会说的已经落地了。

  2016年10月,罗永浩在锤子手机发布会上秀了一下讯飞语音输入法,他当时即兴说了一大段话,话音刚落,带有标点的文字已经出现在屏幕上,连一个错字都没有。 

  这种奇观在今年两会上也发生了。“讯飞听见”将总理和许多发言人的讲话同步转写成文字,准确率超过97%,简直让速记员没法活了。

  同样出风头的还有“晓译翻译机”,这是一种替代翻译的神器,而且可以翻译多种语言。有了它,到“一带一路”做生意就方便多了,据说这一路上有将近50种语言。 

  除以上神器,科大讯飞还有一些不太有名但影响巨大的黑科技。

  你知道嘛,从2012年开始,讯飞机器人就已完全取代人工为全国大学生进行普通话水平测试了,而去年,其在英语四六级作文阅卷中的表现也超过了阅卷老师。 

  其实,讯飞机器人已经开始当老师了。在新加坡,94%的中小学通过讯飞系统进行汉语教学;在日本,科大讯飞不但是最大的“汉语教学公司”,还是最大的“英语教学公司”。 

  在汽车语音领域,讯飞同样逆天。宝马曾邀请三家全球顶尖语音公司做测试,能通过时速100公里测试达到应用水平的只有科大讯飞一家! 

  如今,科大讯飞已经成为全球最领先的语音技术提供商之一,为了圆这个梦,刘庆峰和团队打拼了18年。

  【博士生创业】

  刘庆峰1973年出生于安徽泾县,从小被视为神童,高考时以超出清华录取分数线40多分的成绩考入中国科技大学。

  到了中科大,他继续开挂,几乎包揽了数理课程的全系第一名。

  大二那一年,他被“中国语音教父”王仁华带到人机语音科技实验室,从此迷上语音技术。 

  为了搞这个技术,他甚至放弃出国,也不去大公司,而是给王仁华当助手,之后承接国家863科研项目,并代表中国参加国际比赛,当然还顺便读了研究生和博士。

  开挂的人生并没有让刘庆峰开心起来,因为中文语音技术当时掌控在IBM、微软、摩托罗拉等外国巨头手中,中国的技术则很落后,甚至没有像样的语音企业。

  刘庆峰觉得这可不行,中文语音技术应该由中国人做到全球最好,之后便行动起来。 

  1998年,刚读博士的刘庆峰和17位中科大校友成立了一个科研小组,他们找到一家福建企业合作,他们搞开发,对方出经费,一起做市场。

  这次合作很失败,那家福建企业瞎指挥,搞了很多卖不动的产品,最后连工资都开不出来。17名校友找刘庆峰摊牌:这样干不行,要么你带头创业,要么各奔前程。 

  刘庆峰不想认输,便去找王仁华和校方拉赞助,于1999年创立科大讯飞。

  科大讯飞一开始做2C市场,开发了“畅言2000”,该软件可以将语音转换成文字,还能通过语音控制电脑,颇受市场欢迎。然而该项目却赚不到钱,一方面盗版问题严重,另一方面用户多为老人,其电脑配置低,操作能力差,经常要求上门服务,吃掉了利润。

  痛定思痛后,刘庆峰决定转做2B市场。

  突破口来自电信领域。彼时,中国电信正在推广168电话信息平台,平台原来是人工客服,应付不了海量动态信息,科大讯飞的语音系统则可以解决这个问题。不过,中国电信不敢向科大讯飞下订单,担心这帮小年轻“不靠谱”。

  刘庆峰不甘心到手的订单黄了,想出一个折中方案——把科大讯飞的语音模块嵌入中国电信信任的华为的系统平台上,然后跟华为分成。

  刘庆峰以前跟华为合作过,华为同意合作,但要求他必须一周搞定技术。

  那一周,刘庆峰带着团队也是拼了,如期完成任务。到当年底,他们又拿下了中兴、联想等50多个合作伙伴。

  但公司的财务困境仍然没有得到解决,最困难时公司账上只剩下20万元。学霸们坐不住了,有人说不如去做赚钱快的网游和房地产。

  这个关头,刘庆峰召集团队开了一个会,他铿锵有力地表明了态度:“我们不可能一步登天,只能脚踏实地。成功一定会来,但绝对不是现在。如果不看好语音,请走人!” 

  此言一出,大家都没脾气了,既然反对无效,那就死磕语音吧,结果没两年他们转运了。

  一是技术的突破为其引来了资本,中移动、复星、联想投资(今“君联资本”)、英特尔等巨头纷纷入股,二是业务也不断开拓,相继进入旅游信息服务、工商税务查询、智能语音客服等领域,还开发了可植入家用电器、车载系统和儿童玩具的智能语音芯片。

  2004年,科大讯飞扭亏为盈。2008年,它还登陆中小板,成为国内第一家由在校大学生创立的上市公司。如今,其市值已超过500亿元,是亚太地区最大的语音技术公司。 

  【从“学霸”到“总裁”】

  科大讯飞的成功离不开刘庆峰对于核心技术的追求,也离不开他在管理方面的快速成长。

  刚创业时,刘庆峰只想做一名实验室主任兼总工程师,所以把业务外包给了那家福建企业。但那次失败的合作告诉他,没有对行业的了解和判断,研发根本找不到方向。

  于是他决定从“神枪手”变成“元帅”。

  联想投资入股后,他拜柳传志为师,学会了“建班子、定战略、带队伍”,把一个草台班子变成了一家职业化公司。

  除了个人英雄主义,刘庆峰在创业前期还有较强的创业速成心态,以为只要技术在手,成功指日可待。没成想科大讯飞到创立后第五年才盈利,第九年才上市。

  失败是一个有说服力的教育过程,刘庆峰从这段艰难历程中看清楚了新技术行业的四个发展阶段:

  概念导入期、梦幻成长期、泡沫破灭期和产业成熟期,在中间两个阶段风投大量涌入,媒体频繁报道,全民陷入狂热,但这个泡沫很快会破灭,随后风投大量撤资,创业者则哀鸿遍野。

  刘庆峰告诫今天的创业者:不要急功近利,没有创业速成这回事,假如没有战略耐性,你就享受不了泡沫破灭后的产业成熟期。

  建立这种战略耐性并不容易,它一方面需要决策者目光远大,另一方面需要决策者能够控制公司。

  目前,刘庆峰持有科大讯飞7.57%的股权以及15.55%的表决权,他和中科大资产经营公司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,二者一致行动,总表决权为19.56%。此外,刘庆峰还把中移动引为战略投资者,中移动持股12.90%。

  这种股权格局让科大讯飞得以保持战略耐性和政策稳定性。

  内部团结的同时,科大讯飞还与外部建立了精诚合作。

  多年来,它与国内外语音实验室建立了广泛合作,通过利益捆绑把这些实验室变成外脑。在应用端,它则通过建立类似应用商店的模式推出讯飞云平台,让开发者可以在云平台上推出新的应用,目前平台云集了36万创业团队,日访问人次高达35亿。

  讯飞云平台还包括人工智能平台,目前有大量机器人公司与讯飞建立了合作,有些还获得了讯飞的投资。刘庆峰表示,科大讯飞将携手这些公司推出面向移动营业厅和教育的机器人。

  以上布局都是为了构建语音、人工智能产业链,刘庆峰说,他跟柳传志学到的重要一点就是:散财聚人,共创伟业。因此,科大讯飞自身不会做机器人,只会为机器人公司提供底层平台,帮着大家一起往上打。 

  【他担心你失业】

  目前,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已经进入成熟期,其中文语音识别率超过97%,占有中文语音市场70%的份额。“讯飞输入法”、“讯飞听见”字幕系统、“晓译翻译机”等都是该技术的应用,并且相关应用还在通过讯飞云平台快速增加。 

  刘庆峰甚至把马化腾变成了客户,QQ采用的就是科大讯飞的技术。

  但由于该技术过于重要,马化腾在做微信时还是决定自主开发。而李彦宏的态度则比马化腾的更直接,他一开始就告诉刘庆峰,“你们的技术是很好,但我们必须自己做,这是我们的身家性命啊。” 

  不过,刘庆峰对于马化腾和李彦宏的挑战并不感到紧张,他认为科大讯飞过去18年建立的技术壁垒不是巨头们短期可以超越的。他甚至觉得这是一件好事,柳传志告诉他,一个产业只有你一家在做非常痛苦,最好有几家同时在做,而你是最大的那一家。

  话虽说得漂亮,但真正的竞争毕竟来了,而且会越来越激烈。

  百度正在全面转型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,而语音技术是人工智能的底层技术之一。

  巨头们杀入自己的领地,刘庆峰也有他的反攻。

  比如,在人工智能领域,科大讯飞就试图挑战百度。

  2014年,在李彦宏启动“百度大脑”计划后不久,刘庆峰启动了“讯飞超脑”计划。不过两家公司的研究方向不同,百度做自动驾驶,讯飞则做高考机器人。

  刘庆峰强调,后者比前者的技术难度更大,因为后者属于认知智能,而前者只是感知智能。他还定了一个小目标:到2020年,让机器人考上一本,甚至是清华北大。

  除了高考之外,他还计划让人工智能通过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考试,而且今年就有结果。

  刘庆峰对人工智能的前景特别乐观,他认为“人工智能+”时代正在到来,并预言,未来5~10年,人工智能将会像水和电一样进入每一个行业,大量替代人工,到2045年,中国将有超过70%的工作岗位被替代,各行各业都将进入“人工智能+”时代。 

  事实上,科大讯飞已在一些行业进行“人工智能+”试验,比如与公安部门合作识别电信诈骗,判断准确率高达99.7%,比如与某城市司法部门合作,让人工智能自动判断重大案件中的问题和冤假错案,再比如让人工智能看X光和CT片子,准确率已经达到最好医生的水平。

  刘庆峰觉得人工智能的产业化已经不能再等了,今年两会上,他以“人大代表”的身份建议政府把人工智能上升为国家战略,抢抓全球产业制高点。

  他强调,中国在技术上并不落后,而且由于大数据和应用是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关键,中国甚至占有某种优势。现在,让他感到担心的不是人工智能会不会普及,而是人工智能普及后怎么解决失业及财富分配问题。

  比如,单台机器人的维护成本降到每月500元,谁还会花5000元雇佣员工呢?到时候,大部分财富流向少数人工智能巨头,在新工作岗位被创造出来之前,国家必须研究一套社会财富分配的办法,救济那些即将失业的人。 

  不知道会写北大作文的讯飞机器人会不会替代小编,内心不由得一惊,看来要颤抖的不仅仅是00后!

  --「 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」--

  · 图片来自网络·

  欢迎关注【华商韬略搜狐公众号】,识风云人物,读韬略传奇,就在华商韬略!

  责任编辑: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